?
  • 中國電信蔡康:建立“5G+原生”體系,賦能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
    2020-05-17 通信世界

    作為國民經濟的基礎性和先導性產業,ICT自身的發展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推動更廣泛意義上的社會和經濟發展。但5G時代的ICT(即以5G為領銜的新型數字化基礎設施),將以何種方式為社會經濟發展賦能?

    值此第51屆世界電信和信息社會日到來之際,通信世界全媒體記者采訪了中國電信研究院副院長蔡康,他提出了“5G+原生”概念框架和技術體系,并表示,支持和推動“5G+原生”型應用場景,將是5G時代ICT賦能商業世界數字化轉型和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式。

    首次提出“5G+原生”概念框架和技術體系

    眾所周知,當今世界最重要的技術趨勢是數字化,而數字化時代最重要的策略是融合。從IT、CT到ICT,再從ICT到DICT,ICT行業一直是社會經濟中最具創新活力和發展潛力的領域。當CT演進到革命性的5G時代,更高速率、更大容量、更低時延的網絡連接成為可能,ICT在CT、IT和DT三者的深度融合中走向智能化、泛在化、萬物互聯的新時代。而在5G時代,ICT將如何賦能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蔡康有自己獨到的見解。

    在2019年12月召開的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寬帶通信和新型網絡重點專項”之“低功耗、低時延、海量連接工業互聯網應用示范”實施方案論證會上,蔡康作為項目負責人首次提出了 “5G+原生”概念框架和技術體系。他將強烈依賴以5G為核心的高性能連接的應用場景稱為“5G+原生”應用場景;將經營運作主要架構在以5G為核心的網絡連接之上的企業稱為“5G+原生”企業。

    蔡康強調,此處的“5G+”是一個整體,即“5G網絡與數字能力集聚”,意味著5G不是獨立發揮作用,而是融合多種網絡技術如MEC、物聯網、TSN等,并與多種數字技術如AI、大數據、機器人、AR/VR等交叉賦能,共同構建超級連接的新型技術應用生態。

    “基于這個生態所提供的能力,企業構建自身的運營模型和服務化產品,實現各種生產要素的完全連接和實時智能交互,從而在生產力、敏捷性、創新性方面獲得巨大的競爭優勢。”蔡康說道。

    “5G+原生”與“新基建”一脈相承

    蔡康認為,“5G+原生”與“新基建”在概念上是一脈相承的。“新基建”是站在宏觀角度,指以5G、人工智能、數據中心、工業互聯網等為代表的新型基礎設施以及構建其上的應用基礎設施如智能交通、智慧能源、智慧城市等,為產業數字化和數字產業化提供必不可少的基礎條件和重要承載。

    “5G+原生”則是從微觀層面來講的,指隨著5G對其他數字技術、智能終端等的賦能以及交叉融合,出現了越來越多架構在高性能連接之上的終端、設備、產線、車間、工廠以及類似無人駕駛挖掘機、飛機表面質量檢查系統等的連接型產品和應用系統,這些元素進一步組合、疊加、集成,形成更大范圍、更綜合的自動智能化應用系統和生態體系。

    在他的初步設計中,“5G+原生技術體系”是一個分層架構,包括5G+原生接入能力、5G+原生網絡能力、5G+原生服務能力和5G+原生應用場景四層,依托5G高帶寬、低時延、海量連接的網絡技術和自組織網絡能力,面向以“端網云用”為架構的工業互聯網,通過基于場景設計的能力封裝和產品服務能力輸出,實現“智能網絡、智慧運營、云網融合、能力開放、體系安全”的技術目標。

    “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說,‘5G+原生’是以5G為領銜的‘新型基礎設施’賦能社會經濟的一種具體方式,不是局限在組網和連接層面的管道式支撐,而是深度融合式的,與被賦能的對象融合成一個有機整體、密不可分。”蔡康如是說。

    蔡康相信,支持和推動“5G+原生”型應用場景,將是5G時代ICT賦能商業世界數字化轉型和社會經濟發展的重要方式。“正如LTE引入2~4年后類似于Uber、Tencent和Facebook這樣全新的商業模式和創新應用才逐步浮出水面一樣,同樣可以期待,隨著5G商用推進以及各種示范應用項目逐步成熟,‘5G+原生’型場景和業態將以更快的速度不斷涌現出來。”

    采訪最后,蔡康呼吁,運營商要加緊謀劃和構建支持“5G+原生”應用場景,助力基礎設施不斷完善、創新技術與經營體系不斷涌現,為5G時代ICT賦能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做貢獻。

    ? 日本亚洲AV综合网图片